qian/芊婷.

一位热衷摆烂的k柯、快新厨
-ps:文章目前只在lof发-

快新/开口言爱(2)

全文含有一点的魔幻因素(私设)——工藤君的身体出了点问题。

*微量抑郁新 警告

*先谢幕的斗 预警

*无辜下线的平(我就单纯想迫害Heiji --对手指)

!!梗有借鉴,全文原创!!

!!进度缓慢,请勿白嫖!!

预计全文7k+/本篇2.5k+


——亲爱的少年,我对你的爱恋,虽掩埋于心,却深沉入骨。

/当我只能对你说最后一句话。我会说:“我爱你,我去找你。”/


点我看前篇:01 


02

和往常一样,江户川柯南脱离了中森警部追捕怪盗的大队,孤身前往天台。


很奇怪的。

在男孩一步步离大楼的致高点越来越近时,心里的不安也愈发浓厚了。

不对劲。


属于侦探的敏锐使男孩下意识打开了手表上的麻醉针,他止步于那扇联通天台的门前。

男孩正想伸手,刚触到微凉的门把,就听见楼梯下传来了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老大,按照我们掌握的消息,他一定在天台等那个小男孩。”

江户川柯南几乎是下意识屏住呼吸,正欲开门的手一顿。

“啧,为什么总是那么多麻烦的人——清理掉——记得不要打草惊蛇。”


是谁?

他们是谁?

“老大,组织上面放消息说:不留活口、至于潘多拉……”

“废话。而且……只要拿到了潘多拉,我的前程就一片光明了!”

“……是的。”


潘多拉?

是一个宝石的名字?

江户川柯南皱了皱眉,属于侦探的敏锐直觉已经告诉他:刚刚回那个“老大”话的下属在说最后一句“是的”时,似乎还暗含了什么深意…别有用心啊似乎……

江户川柯南听着自下而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从脚步声的音色与响度推测出大致是个有七八个人的小队。

啧,七八个人可不好一次性解决啊……

江户川柯南几乎下意识就将自己归于基德一边,正当小小男孩在思索如何给给自己的宿敌争取到时间时——


“喂,名侦探,过来。”


一声很轻很熟悉的声线传来——是基德。

江户川柯南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下意识往声音的来源处迈了几步:“基…基德?”

“噗……”阴影处的人似乎因为男孩小心翼翼的试探语气而莫名被戳中笑点,“名侦探这么不确定是在下?”

在彻底听清那人熟悉的、莫名让他觉得欠揍的语调后,男孩不加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紧张:“那小偷先生说说,怎么逃出生天?”


少年没有立刻回答,他一伸手就将男孩带入阴影处,右手自然地搂着男孩的腰。

男孩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就看见眼前的少年已褪下了醒目的白色礼服,反而极其低调地穿着一件黑色卫衣与一条同色的高腰牛仔裤,将少年高挑的身材恰到好处地显现出来。头上也带了一顶同色鸭舌帽,帽檐压的极低。帽檐投下的阴影巧妙地掩去少年的大半张脸,使少年的神情看不真切。

少年嘴角依旧微微扬起,极具神秘色彩。


男孩已嘴边的训斥被自己硬生生吞下,只能顶着少年玩味的目光开始小心观察这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灯光不及之处:“这里…有暗道……”

“Bingo!”少年左手打了个响指,随后捂住了男孩的嘴,唇边的笑意愈发明显。“名侦探要听话哦。可别发出什么奇怪声音哦,不然我们就要殉情在这个狭窄的地方了呢。”

“……喂喂…”男孩还想说什么,就被彻底剥夺了说话的权利,他只能用自己的眼神无声地表示不满。


这家伙,真的很能精准地气到他啊。


后来……

后来基德就在那支小队离此地还有几步之遥时,用左手拉开暗道的门,右手揽着男孩顺着这条不知道何时被这位狂妄的国际大盗布置的暗道逃出生天了。

如果要让江户川柯南给自己宿敌的这次逃脱打个分的话,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十分成功的逃亡。

不仅出乎意料、布局细致,而且他做到了在对手不明的情况下,巧妙、快速、安全地离开了那个必死之局。

只能说,真不愧是一位胆大心细、聪慧敏捷的怪盗吗?


明明是那么一个有能力的人……究竟因为什么,选择成为了身负数十亿钱财的狂妄大盗啊?

哪怕在自己已经被列入罪犯一列了,却还是坚守自己的底线……甚至……甚至每次犯罪——如果称的上的话——都是一场盛大的魔术表演。


啧…还真是……一位可以轻易引起侦探兴趣的神秘独特的小偷啊……



最后,江户川柯南在和基德回到了工藤宅附近时还是没忍住开口打破沉默:“那些人是谁?”

男孩原本已经做好了得不到明确的答案的准备,怎想眼前这位一直以“秘密就是魔术师的生命”为宗旨、与众不同的小偷先生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一个为了长生不老的组织里的小队而已。”


长生不老吗?

江户川柯南的眉头微微皱起,正欲开口就被少年清朗的声音打断:“不过名侦探不能太担心了,那支小队已经被抓了。”

眼见男孩不作伪的诧异,基德轻笑了一声:“那个回所谓小队老大话的家伙其实是公安的卧底,而就在刚刚,中森警部和目暮警部已经将他们捉拿归案了——就在大楼天台。”


“…但是他们的嘴里不一定能吐出东西吧?”江户川柯南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他侧头看了眼在月光下全身笼罩着清冷气息的怪盗,在失神几秒后,有些闷闷地补充道:“……而且…对方是冲你来的。”

“呐,那就感谢名侦探的关心啦,”身边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男孩情绪的转变,“不过嘛,怪盗基德这个身份要谢幕了,那我就回归正常生活——不会受到打扰啦。”

“什……”江户川柯南几乎是瞬间停下脚步,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注视着少年的脸。


所以……没有机会了吗?


无论是抓住这只恣意的白鸽的机会,还是可以再次交付背后的机会?

江户川柯南眼中微不可察的失神了一刻,他低下头,只觉得自己周身都被低落的情绪环绕。

所以……一个个还是都要离开了吗?

啧,那种没有人在意的孤独感又来了……

那种他最讨厌的失控感,似乎又要如浪潮般将他笼罩了……


“名侦探,”


渺远的声音传来,男孩微微回神,有些无助地注视着眼前少年的唇一张一合:

“这不是最后一次见面。相信我。”

少年如往常一样——却又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单膝跪下,在男孩右手上落下轻轻一吻。

“期待下次再会吧,名侦探——还有,请答应在下照顾好自己。”

随后,少年在男孩带有几分木讷的目光地注视下沉默的离开了。


——没有任何装模作样的手段,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那个人,就这样在男孩面前,一步步沉默着离开了他的世界。



--------

--------

tbc.

快新&k柯/开口言爱(1)

全文含有一点的魔幻因素(私设)——工藤新一身体出了点问题。


*微量抑郁新 警告

*先谢幕的斗 预警

*无辜下线的平(我就单纯想迫害Heiji --对手指)

!!梗有借鉴,全文原创!!

!!进度缓慢,请勿白嫖!!


预计全文7k+/本篇1.5k+


——亲爱的少年,我对你的爱恋,虽掩埋于心,却深沉入骨。

/当我只能对你说最后一句话。我会说:“我爱你,我去找你。”/


点我看新更的后篇:02https://qian500314.lofter.com/post/745dcba2_2b5aa9bd2 



正文——


01

天气很好。

阳光跳跃着为春天的东京添上了与樱花相衬的柔美。


“嗒嗒”

灰原哀心不在焉地按了几下自动铅笔,见按出的铅芯足够长后,才再次抬眸望向对面正窝在沙发里状似走神的人。

她神色又冷了几分,开口打断了对面人的思绪:“所以,还是不能说话?”


女孩带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冷淡,声音更是毫无波澜,她用笔点了点堆放在茶几上的调查与研究资料:

“你明明没有生病。”


对面少年的思绪被打断了。他眨了眨眼,定神后,探身取过纸笔,带有几分无奈地写到:

——你看,我说没问题。



“啪”灰原哀似乎气急了,将自动铅一下子拍在茶几上,向后一靠,沉着脸的模样像极了是警视厅里警员正在审问犯人。

“所以,可以告诉我原因吗?”她深吸一口气,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令和年代的福尔摩斯先生?”


工藤新一闻此又低下了头。

灰原哀被彻底气笑了,她喘着气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回事,每次都这样,只要问到这个问题,眼前这个人就莫名颓废。



灰原哀见状皱了皱眉:“我总得知道原因吧?警视厅的救世主就这么跟失语了一样,这……”

工藤新一定了定神,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这么沉默下去十分不妥,他叹了口气。


灰原哀淡然地注视着昔日恣意的关东侦探现在这副莫名颓废的模样——看着他的喉结随着口水的吞咽上下滑动了几下,随后妥协似的又探身取过纸笔:


——其实,我也不清楚具体原因……

———————————————————————————————————————————

工藤新一就像是突然被施了离奇的魔咒——

他只能跟任何一人说一句话了。

当他讲完这一句话,对方就会消失在茫茫人海的记忆中,除了他。

不论是谁,终还是消失不见,不会再留下一丝痕迹。

就像……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工藤新一细细回想,随着大脑在将近两个月的自我保护似的封闭中脱离、慢慢恢复运转,那些被他主动掩埋在最底的记忆也慢慢鲜明了起来——


是众人在那场持续了半年之久的恶战中取胜的那天。



随着变成了江户川柯南半年之久,就连江户川柯南自己都突然觉得疑惑了:


工藤新一真的存在过吗?

那个恣意高傲的少年真的存在过吗?

真的曾是那个笑起来眼里藏着星光的年轻侦探吗?

把自己变小的黑衣组织真的存在吗?

现在的这一切,又究竟是什么?

梦?

还是现实?



他突然就迷茫了。没有人救的了他。没有人猜的到昔日运筹帷幄的男孩会突然对自己产生陌生与无措。

——Nobody  knows.



江户川柯南自知不是什么需要别人可怜的弱者。

他也一直在尝试——也成功——将这些其实早已影响到他方方面面的思想掩埋于心。


直到那次属于怪盗的谢幕时——

———————————————————————————————————————————

———————

t.b.c




水个下篇预告:

所以……一个个还是都要离开了吗?

…………

——没有任何装模作样的手段,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那个人,就这样在男孩面前,一步步沉默着离开了他的世界。

Happy Birthday,Shinichi.

/混更/前两张五分钟速摸,第三张丑字练练


“那个笑起来眼里藏着星光、嚷嚷着要成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的少年早就死了……或许是当他无助而迷茫地看着那场烈火吞噬了少年的生命时、或许是当他因为晚到一步使少女的生命在眼前逝去时……再或许,在他被粗暴地灌下药物、感受全身骨肉撕裂的痛苦时……那时...在涅槃的烈火中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已经在某些方面留下阴影…有些麻木的江户川柯南了。”

/短打刀子.


私心加个“快新”tag

快新/梦想成真

全文1.1k+的激情短打

Happy Birthday,Shinichi(完全是因为私心,在工藤生日发快新)




是QQ列表要的脸部接触/可自己脑补下面进展


正文----

工藤新一梦里黑羽快斗的尺度:


有谁在吻他。

工藤新一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在 抚 摸他的脸、他的颈。

是谁?

工藤新一尝试睁开眼睛,却被困意缠绕。

到底是谁?

那人继续吻他。

在那人开始 舔 吻 他的耳垂时,工藤新一终于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一双熟悉的、染着星点qing yu的、如天空般清澈的蓝眸出现在视野里——

是黑羽快斗。

“咚——”

客厅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工藤新一有些迷茫地抱着毯子坐在地上。

他有些呆滞地回头望了望原本自己好好躺着的沙发和现在的处境。平日灵活的大脑如今却有些卡顿了。

工藤新一花了整整一分半的时间才理清了缘由——自己因为昨天晚上看宗卷太过于入迷,通宵研究了一晚上后,两小时前在沙发上睡着了,结果因为刚刚的一个梦跌下沙发成为现在这样茫然的模样。

工藤新一揉了揉头。在重新坐回沙发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的梦有多么……离奇。

他的脸上随着迟钝的意识染上 红 晕,一种羞于启齿的异样情绪反而随着自己意识的清醒越发明晰——太奇怪了就…做这样的梦…而且对象还是黑羽快斗——也就是自己的宿敌:怪盗基德的话……

在短暂的羞恼后工藤新一开始尝试回忆自己会做这样的梦的原因。



现实中黑羽快斗真正的尺度


就像梦境和现实间无形的屏障被悄然打破。

如那荒诞无稽的梦一样——


有人在吻他。

工藤新一只觉得全身燥热,微微皱了皱眉,试图让对方知道自己现在很不舒服。

他只听见对方轻笑一声,更是变本加厉地开始 舔 吻他的 锁 骨。

工藤新一扭过头,在半梦半醒间模模糊糊地记得自己似乎挥动了两下手臂,但很快就因为过于困倦而无力垂下。

“哟,名侦探,在梦里都这么热情?”

听见对方熟悉轻佻的声音,工藤新一更是感到不自在,但是他实在太困了,还是没有选择睁开眼睛。

对方没有过多在意工藤新一的反应,见身下的人没了什么动作,他放过了已经带有些许 红 印 的 锁 骨,转向了工藤新一的耳垂。

工藤新一在他的唇 触到自己耳垂的瞬间全身似乎痉挛了一下,他带着因被打扰补觉而由心而生的无名怒火、烦躁地睁开眼睛。

正欲说话,就对上了将自己圈在身下的黑羽快斗的眸——

那是一双熟悉的、染着星点qing yu的、如天空般清澈的蓝眸。

工藤新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的满心怒火如被无形的浪潮浇灭般——无影无踪。

黑羽快斗见他醒来,嘴角勾起一个有些恶劣的笑。一瞬间,就让工藤新一联想到了——那位在月光笼罩下全身清冷、神秘狂妄的恶徒——怪盗基德。

两人的身影逐渐重叠,在工藤新一的脑海里显现的愈发清晰。

黑羽快斗没有在意对方的走神,他微微低下头,在工藤新一的唇角轻轻一吻,随后笑的愈发蛊 惑 人 心——

“名侦探,终于舍得醒来了?”



(工藤新一:真是的,果然在梦里你还会 收 敛 一点尺度)



今日头条:

#工藤新一在睡梦里被男友 轻 吻 #

#黑羽快斗 乘 人 之 危 #

#黑羽快斗 蛊 惑 人 心 #




E.N.D.

k柯/共赏烟火

就是一个 小小 的宿敌间的 殉情 梗.

ps:点进来看看血赚不亏!!

大概是宿敌间的彼此倾心叭-k柯向-走原著风

-时间线:两人都刚刚落幕-

-字数:2000+-

-------------------------------------

-------------------------------------


——我亲爱的宿敌先生,只要你愿意,我愿与你共赏这漫天烟火。

/众人所看到的,甚至为之欢呼的烟火,却埋葬了两位少年的生命与他们埋藏心底的爱恋。/



正文——

江户川柯南似乎有些颓废地躺在天台上,无力再去拆除——因为皮肤擦伤、还在剧烈运动下,皮肉裂开后——深嵌入皮肉中的炸弹。他右臂淌下的血似一条蜿蜒的血红色的蛇,似乎预兆着少年是与一条凶神恶煞的毒蛇在角逐时险胜却也负伤。

他的唇微微张开,似乎想发出什么声音,但还是放弃了。

他太累了。

没关系,也就还有一会了吧,他这条顽强却又脆弱的生命还是要走到尽头了。

他又阖上了眼。

至于那些认识江户川柯南的人,他也早在角逐开始前一周就以“江户川柯南要与父母回美国”的理由打点好了。最多,就是叫灰原再帮忙劝劝那些孩子了吧?


果然,还是,要退场了吗?

可是…还是会不甘心啊……


正当少年神情恍惚间,那位在少年以“江户川柯南”的身份与他初见时就被惊艳的国际大盗用他轻巧的白羽落在了少年面前。似乎依旧不着一点人间烟火。

少年又感觉到了怪盗先生凛冽又不失温柔的、如月光一样澄澈的气息。呵,还真不愧是一位装模作样的小偷。

“名侦探……”少年眼睛是阖上的,自然不清楚怪盗先生的扑克脸在看见少年身上多处挂彩后的一瞬崩裂。

“……嗯?”少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只费力地发出了一个气音。

发现面前的人似乎没了动静,江户川柯南刚睁眼,就看到那气息的主人的突然凑近,目光所及全是象征他宿敌的白色,他下意识连呼吸都顿了两秒,只是睁着眼睛望着怪盗先生。再待他回神,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自己的宿敌搂在了怀里,周身萦绕着的全是自己宿敌那清冷却暗含蛊惑的气息。

他下意识屏住呼吸。


“你…干,什么?”少年说话已经有些困难了,但这不影响他想揍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你不关心病患就算了,你**带他去天上吹什么风啊!即使夏天的晚风虽然较燥热、但比较温和——但是我严重受伤诶!而且,你一个小偷抱着一个人肉炸弹干什么?!

“……”质问还没说出口,某位被少年在心里恨不得凌迟他、让他体验一下三千多刀割肉的感觉的怪盗先开口了:


“名侦探,”少年闻声愣了一下,怪盗先生的声音似乎少有的带有一丝心疼与倦怠,“我们,该谢幕了吧?”

“?”我们?什么我们?

“毕竟——让我亲爱的宿敌独自离去,可是我无法忍受的哦。”似乎看出了少年的疑惑,怪盗先生的声音又恢复了平时的轻佻,“那么,名侦探,愿意和我一起吗?”

怪盗先生言此似乎特意放轻放缓了声音,几乎一字一顿地、清晰小心地说道,闻此少年眨了眨眼。

正欲说什么,但在目光对上怪盗先生如天空一样的干净的蓝眸时,他便不再犹豫,将自己的答复变成了一个笑——他嘴角上扬。

我愿意。我亲爱的宿敌。

只要你愿意,我也想和你共赴黄泉


————————————————————————————————————————————————————————————

距离炸弹爆炸还有一分钟。

白衣大盗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少年纵身从天台上越下,展开白羽,携着自己怀中的少年似随月而去。


五十秒。

感觉到夏日微微燥热的晚风吹拂在自己面庞上,少年微微愣神,思绪下意识就被记忆填满——

飞行船上的舍命相救。新加坡的信任互助。

哪怕知道基德这个人也是不会让任何人失去性命的,江户川柯南还是感觉到那几次被拥在怀里,两颗心脏紧靠着,跳动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他的耳中。每当他对此有一些感性的想法时,身为侦探的理智又在时刻提醒他:


他们是宿敌。也,只能是宿敌。

他不敢越界。


江户川柯南知道自己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但似乎,看不清自己对基德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感情。

所以他没法准确的、无误的、从心的去和他相处——就像一只不住徘徊在你身边的猫,它似乎很喜欢你,想去接近。但长久以来对人类的不信任还是使它驻足,它退缩了。


二十秒。

似乎是发现怀中的少年正在愣神,基德许久没有出声。在看见时间差不多了后,他嘴角又微微勾起,不同往日的轻佻,现在的声音里似乎只有蛊惑人心的温柔:

“名侦探,”


少年正好从回忆中回神,他微微侧头,第一次选择将自己奉为神明的理智抛去,不加掩饰地注视着怪盗先生。

他舔了舔唇,正好和怪盗的声音交汇:

“基德,”


十秒。

两人似乎都愣了一下。没有人选择先打破安静,都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彼此。脚下的城市里的喧闹似乎被一段真空带所隔绝,两人的目光在无声中默契交汇。


三秒。

几乎同时,两人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相似的笑容:

“我亲爱的宿敌先生,”


二秒。

“我,”


一秒。

“愿与你共享这满天烟火。”


嘭——


————————————————————————————————————————————————————————————

万籁俱寂。

随后,万众欢呼。

几乎所有市民都抬头看向了那场绚烂的烟火。有人在流泪,有人在欢呼,有人在拥吻。

不知情的人们争相拍照留恋。知情的少数眼里流露出哀痛。


或许是因为太多人想纪念下这一刻的绚丽,甚至似乎爆炸的余光都多停留了几秒。

——他们总是这样。似乎连死了,也要尽可能为他人着想。


在爆炸前,基德飞行的高度已经足够了,除了两位少年,没有任何人因此受到波及。

大多数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十分绚丽的满天烟火。

两名少年却无人知晓。

众人所看到的,甚至为之欢呼的烟火,却埋葬了两位少年的生命与他们埋藏心底的爱恋


又有什么必要呢?

两位少年已经为这个世界做的够多了——又有几个人知晓他们的名字?

至少,他们还算是幸运的吧。

毕竟——

对于两人来说,

至少在最后一刻,

不分你我。



————————

————————

假·END.



/ps:彩蛋是两位he的后续哦(为了几位看不得一点点刀子而特地加的后续)/

k柯/咫尺之间(M23衍生)

是怪盗浪漫表白!!/M23衍生


-------------------------------------


——对于许多人来说,或许只隔着咫尺之间的距离,但是,他们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如果没有人先越界的话,我们之间,就永远有一道隔阂了。/


正文——


新加坡的晚风吹拂在身上还是很舒服的。正值夏季,虽然微微燥热,但因为是临海国家,风里携带着的水汽似乎也将燥热赶走了一些——似乎也在给这个劫后余生的国家一点点安慰。


漠视跪倒在地上的里昂心理大师及被绑在一旁的里希预备警,江户川柯南突然有种人生叵测的感觉。

也是,当初这对师徒又怎会想到今日的狼狈?

所以,人生,还是要学会放下吗?放下仇恨,妥协面对?

——开什么玩笑!至少我不可能任由那个庞大而危险的组织继续兴风作浪下去!

我可是工藤新一啊。那个天才小学生,明明就不存在不是吗?


“喂,名侦探。”站在自己身边的怪盗突然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有兴趣,再和在下一同欣赏,劫后余生的新加坡吗?”

“……”是不是只能说不愧是宿敌?连词语都选用的一模一样……

眼见少年饱含无奈的半月眼,怪盗眉梢微微挑起,嘴角上扬:“嗯?名侦探,你应该对我温柔一点啊。”

言此,怪盗还故作似乎被伤透了心似的叹了口气。他没有再在意少年脸上大写的震惊与嫌弃,右手一揽就将少年搂入怀里,携着小小的名侦探从楼顶而下。


不是很清楚怪盗想法的少年也没有再出声,选择仔细地欣赏这座城市历经这次危机的余烬。

“怎么样?”怪盗先生嘴角微微勾起,看见少年安静的被自己搂在怀里,心情似乎也随之好了许多。嘛,早这样多好。

“所以,这次有什么目的?”少年没有察觉自己宿敌的心情变化,抬头瞥了一眼嘴角上扬的怪盗,“怎么突然又兴起,带我来看前两天已经看过的景色?”

“嘛,我说,是因为我想带你来,”怪盗先生逐渐露出了一个张扬的笑,“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笨蛋,明明知道我的好奇心……”少年不加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言此微微一愣,脑中不由浮现出昔日与此人关于好奇心的一场争论。


怪盗先生似乎没有在意,继续操控着滑翔翼向海岸飞去。

少年本想出声,但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又将疑惑咽了下去。而怪盗先生也不愧是玩弄人心的大师,余光瞥到小侦探欲言又止的神情轻笑了一下。

随着他的轻笑,似乎他周遭一直硬生生将他与他人隔开的清冷感觉悄然消退,而少年闻到的气息里属于怪盗的那一部分如月光皎洁清冷的也悄然消失,填补上空缺的,是一种阳光明艳的感觉。


江户川柯南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注意过这位国际大盗的笑。

虽是融入月光,可是他的笑容却张扬明艳。如果让他给这位小偷先生的笑打比方的话,他选择用太阳来形容他笑容的明艳。

现在在他面前的展现也是这样的笑。

少年忽然就觉得:

只要他神奇洁白的白羽不断,这个人就一定属于光明。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促使这样一个阳光的少年披上属于被人们所偏见的伪装,但少年相信:

人就是哪怕历经挫折也是会站起来,走回阳光之下的生物啊。

——他也是这样的吧?

——他也是这样的人吧?

——他也是这样属于光明的人吧?


思绪及此,少年不由得抬头再望了怪盗先生一眼。

正将目光收回之际,敏锐的怪盗先生已经先低头回望了少年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少年仓皇之际竟产生了自己在偷窥自己宿敌的愧疚和不可置信的想法。

真是的,怎么会下意识看他了呢?


这次怪盗先生没有再任由少年思绪继续发散,垂眸注视了一眼少年,嘴角再度勾起:

“名侦探,景色怎么样?”

“诶?”少年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此行目的。他低下头再看了一眼城市明灭的灯火——虽然惨遭劫掠,但是城市大部分依旧灯火阑珊。

“挺不错的……”正想敷衍地回答一下,少年就被打断了:

“名侦探,我一直很想知道,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诶?”什么叫我眼中的世界?

没等少年发问,怪盗先生忽然又换了个话题:“你不觉得,那些城市里的灯火正在指引我们吗?”

“喂,怎么突然……”少年又是被问的一愣,他抬头正想抱怨怪盗的思维跳脱,但当对上那双饱含温柔的天蓝色眼眸时微微一怔。

趁此机会,怪盗轻笑一声,眼中的温柔更近不加掩饰:


“名侦探,悲伤和希望都是一缕光,至少在我们所选择的路上,从未断绝。

“也正是那些灯火,正指引我们沿着我们这条似乎没有尽头的路继续前进。

“而不同的人,即使站在同一个地方,透过各自的人生,看到的风景也有所不同。

“所以,

“我想要了解,

“你所看到的世界。

“在这条或许没有尽头的路上,

“我愿意和你,

“彼此作伴。”共度余生。


怪盗的声音随风入耳,清晰、温柔似乎还带有几分蛊惑——就像一枝尖刺被剪裁干净的玫瑰,它似乎无时无刻都在蛊惑你接过它。

怪盗先生的声音很轻,但少年的大脑却因此空白了许久。

在理智被彻底抽离之前,少年听到怪盗先生又轻轻说了一句:

“名侦探,我热恋你。”




—————————

—————————

END.